含羞草免费播放器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叫哥哥!”羽寒再次纠正。

听着两个小家伙跟以前一样斗嘴,林墨歌鼻子一酸,转身偷偷抹了把眼泪。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一直陪在孩子们身边,寸步不离。

想要参与他们每一个成长的阶段,看着他们每天的变化。

可是,却因为不得已的原因,生生错失了两年。

还好,孩子们都快乐的长大了,这是她最欣慰,也最幸福的事……

权简璃看着蝶儿睡着以后才离开。

离开时,忽然想到,他来的时候,似乎白若雪也在。

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了。

罢了,反正与她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现在,连他都不知道,当初为何会与白若雪纠缠了十年。

清纯美女沙滩唯美写真

或许,是因为师傅的恩情,又或许,是因为对拭去的蝶儿的愧疚吧。

可是这一切,自从蝶儿回来以后,就都变了……

雪花,又洋洋洒洒的落下,他眼前,却出现了昨夜那抹宝蓝色的妖娆身影。那个女人,他要如何待她才好?

微微叹息一声,发动了车子。向着老宅驶去。

他今日答应过,要回去陪两个小家伙过节的。

可是,两个小家伙似乎从来都没有期待过他吧?

忽然想起早上月儿说过的话,他们想要的圣诞礼物,是妈妈。可偏偏,这个礼物,他做不到……

老宅前面,将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院子里,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甚至还有很多之前被藏起来的礼物扔在雪地上无人问津,看起来,倒显得有些落寞。

却唯独不见那两个小家伙的身影。

眉头微皱,“羽寒和月儿呢?”

“二少爷,那个……小少爷和小小姐跟林小姐在卧室里呢……”

佣人支吾道。

毕竟当年林墨歌在权家也是很出名的。

先是被羽晨少爷以女朋友的身份带回来。

没过几天,却又跟着二少爷回来,而且还穿着二少爷的外套,样子十分狼狈。当时二少爷还向全家人宣布说,林小姐是他的女人。

结果,后来果然如二少爷所说,林小姐竟然是小少爷的亲生母亲!

并且没过多久,又带回来一位小小姐,也是从那一天开始,这个静谧的老宅里,开始变得鸡犬不宁……

所以在佣人们的眼中,林小姐几乎已经是一位传奇人物了。

“说谁?”权简璃愣怔了一下。

“林……林小姐……就是小少爷和小小姐的亲生……”

佣人的话还未说完,权简璃已经迈开步子,向着前院走去。

佣人拍拍胸口,偷偷松了一口气。

还好二少爷没有发怒。

那个女人怎么会来这里?

他眸光一紧,似乎是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既然她回来了,那么一定会想尽办法来看望两个孩子的。只是他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大胆,敢直接前来。难道吴玉洁就这么允许了么?

卧室里静悄悄的,自从月儿来了以后,吴玉洁便将两间卧室打通为一间。

让两个小家伙能住在一起,彼此照应。

所以现在的卧室比以前要更大了一些。一半,整洁干净,是素雅的黑白色调。

另一边,入眼皆是粉红的颜色,玩具衣服,胡乱的扔着。显然,是月儿那个混世小魔王的作派。

权简璃每次看到月儿的房间时,都会忍不住拧起眉头,不过此时,他在意的却不是房间的杂乱,而是空荡荡的卧室。

月儿的小粉床上,放着一件大红色的外套。

隐约的,从浴室里,传来一阵嬉闹。

他凤眸一挑,唇边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

此时在浴室里,林墨歌正在帮月儿洗着长发。小妮子泡在浴缸里,小嘴巴一刻也不闲着,将便宜老爸两年来的所有的罪行一一向妈妈告状。

羽寒自己在单独的浴室里洗着澡,因为羽寒说自己长大了,不可以跟月儿在一起洗了。

用羽寒的话来说,男女授受不亲。

虽然不知道小家伙从哪学来的词语。

“妈妈,小妹妹呢?”月儿忽然问道。

因为之前妈妈走的时候就说过,要生下小宝宝以后再回来的。

现在妈妈回来了,那不就说明小宝宝已经生下了么?

一听到月儿的话,羽寒立马伸出了小脑袋,漆黑晶亮的眸子里,闪着璀璨的光,“真的么妈妈?是弟弟还是妹妹?”

这可是两个小家伙好奇了很久很久的问题。

“权羽寒!谁让出来偷看的!”月儿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句。

羽寒缩了缩脖子,假装没有听到,“妈妈,是不是弟弟啊?”

“恩……是……”

刚开了口还未来得及说,砰!

门被从外面撞开了。

没错,确实是撞开的。

因为林墨歌进来的时候明明是锁好了门的。

权简璃高大挺拔的身影,在一大两小的注视下,气势昂扬的走了进来。

黑色的浴袍将他的身影拉得越长,腰间的带子松垮垮的系着,隐隐露出里面蜜色的诱人肌肤。看的人不由得直了眼。

不过现在林墨歌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她担心的是,刚才羽寒说的话,他有没有听到。

因为太过紧张,整个神经都绷紧了,娇艳的红唇紧抿着,感觉心脏都在扑通扑通的跳动。

月儿跟羽寒也吓了一跳,眨巴着大眼睛,如同被冻僵了一般。

权简璃看一眼浴室里的人儿,俊朗的眉峰一挑,“什么弟弟?月儿,还要我说多少次?羽寒是的哥哥!”

呼!

母子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他并没有听到。

“疯了?没看到锁着门么?家里的门不要钱啊?”林墨歌顿时来了火气。

只要不涉及到小宝宝的事,她才不会怕他。

权简璃斜睨了她一眼,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迷人么?

身上浅白色的毛衣袖子卷起,露出葱白一样的手腕。

因着浴室里温度过高,将她的小脸憋得红扑扑的,惹人怜爱。

额前的几缕青丝垂下,凌乱中,带着一丝慵懒,让人身下一紧。

“我就喜欢一天毁一扇门,不行么?”他轻薄的语气着实欠揍,“倒是们,洗澡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还要锁门?该不会在说什么秘密吧……”

秘密两个字,让林墨歌一阵心虚。

轻咳一声,“我们不喜欢被人打扰不行么?锁门本来就是防狼的!”

“对,防这种大色狼!”月儿忽然就接了一句。

林墨歌宠溺的揉着小妮子的头,“说的好月儿!”

月儿咧嘴一笑,更加来劲,“大色狼!没看见有女人在洗澡么,快出去!……”

“女人?要被称作女人还早了二十年……”权简璃气的牙痒痒,这小妮子向来不给他面子。

转头,看到了藏在独立浴室里的羽寒,嘴角一扬,“我是来陪我儿子洗澡的。”

说罢,厚着脸皮将浴袍一脱,只覆盖着一层单薄的布料,大剌剌走进了羽寒所在的独立浴室。

“啊!流氓!……”

月儿指着权简璃道。

林墨歌赶紧伸手捂住女儿的眼睛,“月儿快闭上眼,这种东西看了会长针眼的!”

咕咚。

权简璃脚下一滑,一屁股坐进了浴池里。

水花四溅,险些把羽寒呛了水。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会说长针眼?

难道他璃爷的美好肉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肮脏东西么?这可是多少女人都梦寐以求,想见而见不到的好不好!

月儿特别配合的惊呼着,“喔我的眼睛……妈妈,快去救哥哥!”

羽寒安静的泡在浴池角落里,看着面前这个庞然大物,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这还是自有记忆有来,爸爸第一次跟他一起洗澡呢。

小小的心里,有那么一丝欢欣雀跃。

可是啊,他现在更想单独跟妈妈和月儿在一起。

等等……

羽寒忽然间意识到,现在这场面,不正是他想象了无数次的么?

爸爸和妈妈,还有月儿。如果小宝宝也在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可就算如此,他也算是实现心愿了吧?

原来圣诞老人一直都在啊,前两年之所以没有给他礼物,是因为想要把礼物积攒到一起,给他一个最大最棒的!

轻抿的嘴角,不知不觉间,微微上扬。

虽然……恩……现在的爸爸和妈妈还并没有原谅彼此,也不像别人家的爸爸妈妈那么恩爱。可是对羽寒来说,已经足够了呢。

那颗小小的心脏里,溢满了幸福。

“妈妈,便宜老爸陪哥哥洗澡了,那妈妈也陪月儿洗嘛!”月儿撒娇道。

林墨歌看一眼自己身上已经湿漉漉的毛衣,却摇摇头,“没关系的,妈妈一会儿再洗好了。”

她可不想再有机会被那个混蛋趁人之危。

“洗嘛洗嘛!妈妈衣服都湿了喔……”

月儿今天格外兴奋,小妮子心思并没有羽寒那么细腻。

她只是觉得,妈妈回来了,爸爸也在,今天真的好幸福喔。

忽然小妮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样,冲着独立浴室喊了一声,“喂喂便宜老爸,这可是圣诞老人送我们的礼物喔,不是送的!月儿才不会谢谢呢!”

林墨歌心头一热,原来月儿的圣诞礼物竟然是她。

一想到她缺席了整整两年,就觉得越发愧疚。

权简璃撇撇嘴,“不知道圣诞老人是我的员工么?”

“咦……便宜老爸吹牛!”月儿鄙夷道。

“好了,不许胡闹了!”林墨歌在小妮子的脸蛋儿上捏了一把。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