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破解91

二弟说得是,既然是个工厂,二弟也是工人,他也应该有工资。

白手笑看着二弟,“当,那我就把你的工资定下来。你说说吧,你每个月该拿多少。”

让白当自己说,白当反倒不会说了,憋了老半天才道:“大哥,再怎么着,每个月也得给我三十块吧”

“呵呵”白手捧腹大笑。

白当愣了一下,“多了那二十五总该给吧”

“我给你四十五,外加年终奖金和年终分红。”

“真,真的”白当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手淡淡一笑,“但我是有要求的。每个月只给你五块现金。其余的都记在帐上,你记着,我也记着。”

白当陪着小心问道:“那,那记在帐上的,大哥会在什么时给我”

“臭小子,你不相信你大哥啊。”

“嘿嘿,先小人后君子,亲兄弟明算账,这可是大哥经常教导我的。”

点了点头,白手道:“当,等你娶老婆的那天,就是你成家立业的那天,我就把你部的钱交给你。”

清纯鹅蛋脸美女

“大哥说话算数”

“大哥说话算数。”

白当又嘿嘿笑着,扳着手指头算起来,“我听说政府有新规定,二十二岁可以结婚大哥,我今年十五岁,只需七年,也就是两千五百五十五天,我就能娶老婆了。”

“我呸,那是最低年龄。你小子凭什么,也得有人看中你,也得王八看绿豆对上眼。”

“大哥,我很优秀,会有很多姑娘看上我的。”

“呵呵白日做梦,你小子快去白日做梦吧。”

白手给二弟放假,自己却没有歇着。

有个生产环节,就是把米碾成粉,是可以提前进行的。

白手一个人进厂,关好厂门换好衣服,开动碾粉机碾粉。

半个下午,把晚上要用的米粉都碾出来了。

吃晚饭时,陆水龙来找白手。

“水龙,你吃了没”白手问陆水龙。

“手哥,我吃了。”

白手端着饭碗,从屋里走到院子里,没蹲石桌上,而是坐在石凳上。

陆水龙跟出来,一声不吭的在另一张石凳上坐下。

“怎么了水龙,成哑巴了”

陆水龙闷声道:“手哥,我不知道干点啥呢。”

这个刚过去的冬天,陆水龙干了个累活。家出动,从河底挖泥,搬运到自家田里。

等河泥风干到一定程度时,陆水龙又带着母亲和两个妹妹,用河泥做坯砖。

整个冬天,累死累活,陆水龙做了一万两千块坯砖,每块坯砖一分半,赚了一百八十块钱。

冬天过去,枯水期也已结束,河水上涨,不能再从河里取泥,陆水龙等于又失业了。

对老实人,白手直接说事,“水龙,来帮我干吧。还有你妈也来。”

陆水龙喜道:“手哥,你不是开玩笑”

“这样。我这里一般是晚上开工,六点到十一点,你和你妈都来。但说好了,是上班当工人,不是合伙做生意。”

“我知道,手哥,我知道。”

“一个人一个小时两角钱,这是基本工资。上班就有工资,不上班就没有工资。每个月的月底,我会根据生意的好坏,再另发一些奖金,奖金多少由我来定。”

“手哥,我干,我干。”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忙的时候,你和你妈白天也要来上班。但是,对外你一定要说是帮忙,不能说当工人上班。水龙,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

“还有呢。水龙,你白天也要过来帮我干活,工资也照每个小时两角计算。白天的工作,除了做饼干,还要帮我出去送货或进货。总之,有什么活就干什么活。”

“手哥,我听你的就是了。”

“噢对了,你得抓紧时间学会骑自行车。”

“行,我明天就学。”

白手踢了陆水龙一下,“快去,把你妈也叫来,今晚你们母子就开始上班。”

陆水龙应了一声,高兴的跑着去了。

晚上六点,进厂开工。

陆水龙和母亲赵秀娟来了,丁老师和方玉兰也来了。

加上白手和白当,今晚共有六人,是正劳力。

米粉已经预先碾好,上工的人又已足够,白手没让母亲过来。

消毒间也是更衣室,墙上除了厂规厂纪,还有一张上班记录表,一支用绳挂着的圆珠笔。

白手一板一眼,冲着陆水龙母子介绍了一番,“婶子,水龙,以后下班时,你们要自己在表格上打勾。我月底发工资时,就是根据这张表计算的。”

陆水龙点着头,赵秀娟是文盲,只跟着儿子点头。

白手检查了大家的准备情况后,开始分配工作。

“赵婶,你负责搅拌机,以后还得负责碾粉机,两个工作轮着换。方婶,你负责秤粉和秤水及加糖。水龙,你负责搅拌机,将搅拌好的面糊转到白当的操作台上,同时帮着白当上模。白当,你负责上模,现在人齐了,你要加快速度。我负责烘烤。丁老师,你还是负责包装。”

吩咐完毕,大家各干各的,有条不紊。

赵秀娟和陆水龙母子都是新手,白手又吩咐,方玉兰负责教赵秀娟,白当负责教陆水龙。

大人们干活就是不一样,不仅干得快,而且干得好。

一个小时,以前能做四五十包饼干,现在提高到五六十包。

这样干了两个晚上,加一个下午,共做了近千包饼干。

为了锻炼白当,送货的任务交给了他。

陆水龙本来就学过骑自行车,不用两天,就把自行车骑得贼溜贼溜的。

白手便让白当和陆水龙一起出门,去跑县各个集镇。

白当毕竟还小,有陆水龙陪着,白手就放心多了。

白手晚上做饼干,白天也没闲着,除了原料采购,他有两大方面的事需要操心。

一方面是天气渐热,厂房显小,要不要扩大一下。

另一方面,营业执照要不要办,那五个许可证要不要拿。

这方面那方面,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方面,该不该再花钱。

琢磨了一阵子,白手拿不定主意,因为他不知道,做饼干卖这个生意能不能长久。

外因推动内因,正当白手犹豫不决,有人出来推他了。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