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imao下载地址网址

虽然淘汰赛的路程些许坎坷,但当健力宝闯到决赛时,却比对手阿根廷有一个极大地优势。

那就是场地。

一路走来,健力宝一直在作为开幕式和谢幕式赛场的莎阿南体育场比赛,所以球员们比阿根廷人更熟悉场地。

7月5日,下午16点半。莎阿南体育场率先举办完世青赛谢幕式后,便迎来三四名决赛。

最终凭借达夫和贝克的进球,爱尔兰2比1险胜英格兰,获得本届世青赛的第三名。

这场三四名决赛快要结束时,健力宝的大巴车也开始缓缓从酒店出发,朝莎阿南体育场驶去。

作为本届世青赛中最黑的黑马,一路上不少来自全球各地的球迷跟在大巴车后,为健力宝加油助威。

大巴车的速度很慢,但在球迷们激动地欢呼声中,莎阿南体育场的轮廓却还是越来越清晰。

越临近莎阿南体育场,决赛的氛围就越浓厚。哪怕有隔音玻璃,光是看着窗外球迷们夸张的嘴脸,也不难想象出此时他们有多激动。

“明年就是世界杯了,今年先夺得个世青赛的冠军,讨个好兆头…”

罗西一边和旁人骄傲地探讨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大旗。

这一天,他早早地就起来了。在镜子前穿着打扮了半个多小时,虽还是牛仔帽高脚鞋,但若仔细一看,他的发梢、鬓角和胡子全都精心修理过。

窈窕娴静如画少女

虽然已经离婚数年,但足球在罗西心里,依旧是一个未出嫁的少女。

今天他穿戴整齐,要去决赛现场见他此生最心爱的姑娘。

中国球迷们就像是护卫队,一个个跟在大巴车身旁,来到球场。透过窗子看着四面八方熟悉的面孔,车上的众人一个个也是激动无比,斗志昂扬。

欧楚良等人下车时,安保线外突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呼喊。

“欧楚良!欧楚良!欧楚良!!”

“小欧指导!这里,这里!!”

“小良,看到了吗?这里,姐在这里!”

欧楚良扭头一看,竟原来是孙文、高虹、孙青梅和钟红莲等女足健将。眼前一喜,连忙凑了过去。

“文姐,你们怎么来了?”

“哟哟哟,上来就叫文姐,你虹姐看不到啊?”没等孙文搭话,高虹轻哼了一声,把脸扭到了一旁。

见高虹“气哄哄”地站在一旁,欧楚良连忙又喊了一声:“虹姐,孙姐,钟姐…”

“算你小子‘上路’。”高虹脸上也变成乐呵呵的模样。

“小欧指导都要踢决赛了,咱们当徒弟的怎么的也得来捧捧场啊!”钟红莲轻笑道。

“是啊是啊,小欧指导你可真厉害。这边刚踢完世预赛,那边又一下子冲入了世青赛决赛。简直是太厉害了!你知道吗,在国内你的名字都传遍了,你现在可是大球星呢!”

“还有,你看这是什么?”

孙文说着,举起手中一个硬纸板,上面竟贴着一张欧楚良的大头照。

“我们几人都买了一张,哈哈哈,没想到小欧指导你的大头照这么贵,一个要五十块钱呢!”

“回国后就算不踢球了,光卖照片你也能发家致富奔小康呢!哈哈哈哈哈…”

众女的调侃一时间让欧楚良有些应接不暇,正好朱光护在身后催促赶紧跟上。欧楚良连忙说道:“姐姐们,教练在叫我了,我得赶紧入场热身了!”

“好好好,踢足球的规矩我们也懂!赶快去吧!”

“对对对,早点热身早点进入状态,干掉阿根廷人,捧回个冠军奖杯,让姐姐们开开眼!”

“好,没问题!姐姐们等着吧!”

女足姑娘们嘴上说放欧楚良离开,但两只手却依旧和钳子似的拉住欧楚良的胳膊。欧楚良笑着脸暗地里用劲掰了好久,才恢复“自由”。

看着欧楚良“落荒而逃”的样子,女足姑娘们再次响起一阵银铃般地笑声。

回到队伍中后,所有队员都一脸崇拜地看着欧楚良。

“欧哥,你真是神了!竟然连女足将士们都是你的球迷!”

“是啊,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欧哥你也带带我们呀!”

“啊啊啊啊啊!欧哥,我也要有女球迷!不对,我也要女足姑娘们成为我的球迷!”

有女球迷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有一群有身份有地位的女球迷,这些健力宝队员一个个都坐不住了。

欧楚良趁机说道:“行啊,那简单啊!刚刚你们也看到了,文姐她们说,只要这场比赛赢了,她们就是你们的球迷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多进几个球?”

“文姐真这么说的?”李金禹一脸兴奋,“文姐可是我的偶像啊,如果她成为了我的球迷,嘿嘿嘿嘿嘿…”

一旁的李鉄瞥了眼李金禹这幅猥琐模样,鼻子轻哼一声,甩了甩他飘逸的包菜头。

女足姑娘们的到来着实给健力宝队员们打了一针强心剂,所有人的双眼中都闪亮着一丝精光,又多了一个必须夺冠的理由。

本次世青赛决赛吸引了七万多名球迷入场,其中大部分是中国球迷。

抛却内地游客和当地华人、留学生以外,当地的居民也都以中立球迷身份入场,但实际上从面相上来看,这些人怎么也不像是阿根廷的球迷。

七万多人第一次差不多坐满了莎阿南体育场,看着漫天遍野的亚洲人面孔,不知这些阿根廷人会不会心怯。

尤其是当健力宝中青队在欧楚良的带领下走入球场热身时,全场不但响起了一阵整齐地欢呼,甚至还响起了一片歌声。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千万人整齐划一地唱着如此有气势的中国歌曲,再一次让其他球迷感受到一次中国式震撼。

欧楚良嚼着口香糖,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一副微笑。

哪怕是在球员通道中碰到迷路的阿根廷队员,也一脸亲切地帮他指了路。

“巴勃罗,那个就是教练口中的中国队门将!”

“就是那个刚刚给你指路的那个?”艾马尔顺着迭戈.普拉森特的手指,看到了球场上正和队友互练短传的欧楚良。

“没错,我当时也没想到是他。”普拉森特耸了耸肩。

阿根廷队员比健力宝队员晚了一两分钟出现在球场上,此时健力宝队员们已经占据了一个较为熟悉的半场,开始热身。

“果然和传闻中一样。”艾马尔目测了一下距离,又用手比划了一下,点了点头,“他的实际身高和数据不符,我想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那就看你的了。”普拉森特拍了拍队友的肩膀。

回想起欧楚良刚刚一脸温柔,耐心给他指路的情景,普拉森特浑身就觉得不怎么得劲儿。他明知道这个人是敌人,但却在他身上察觉不到任何危险。

作为一名机警的后卫,普拉森特对来到自己身后的欧楚良竟没有丝毫察觉。

“还好他是一个门将,不是前锋。”普拉森特这样想到,“否则的话,他什么时候从我身后跑过去我都不知道…”

双方球员虽在场上练习,但却隔着中线,相互打量着对手。

“那个西瓜皮据说很狡猾…”

“那个卷心菜看上去很坚硬…“

“那个黑炭脚下技术似乎很好…”

“那个守门员…他这届杯赛丢了几个球?”

双方球员互相观察着对手,再辅以赛前教练的技战术安排,逐渐把脑海中的战术和现实中的实物重叠。

欧楚良接了几个地滚球,又左右扑救了几下后,便来到场中央,帮助其他队员热身。

突然间,欧楚良感到后勃颈一凉,仿佛被什么猛禽盯上了一般。

抬起头,他看到了一双锐利的鹰眼。

球场那边,身披8号的里克尔梅正远远地看着自己,欧楚良站定,同样回望着他。

里克尔梅犀利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尖刀,直逼欧楚良心口。但欧楚良的微笑却像是一片汪洋,把里克尔梅的敌意化解于无形。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发现欧楚良浑身都没有破绽后,里克尔梅收起了他的敌意。

微微一笑,以示友好。

友好?

可没有人在“友好”前,用X光似的目光打量对方。

不过欧楚良却没有在意这些,同样报以微笑,然后和对方一同扭过头,和队友练习起来。

“欧哥,你刚刚在看什么?”李鉄凑过来问道。

“没看什么。”欧楚良摆摆手,把脚下的皮球踢了出去。

不过随即想了想后,再次把李鉄招呼到身边。

“铁子,还记得教练怎么布置地防守么?”

“当然记得。群狼战术,一击致命。果敢,不拖沓。”

“好,那你看到对面那个8号了么?”

“看到了。”

“防他的时候别轻易上脚,不过要上脚时,该狠就狠一点。并且尽量远离禁区,我说的你都明白了么?”

“明白。”李鉄点点头。

多年的默契,他不需要再让欧楚良说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他也清楚,自己的位置,就是承担起球场上脏活和累活的位置。

“找机会帮我转达给其它队友。”

“好的。”

另外半边球场,斯卡罗尼凑到里克尔梅身旁,低声问道:“怎么样胡安,你有什么发现?”

“那个中国人果然不好对付。”里克尔梅摇了摇头,“除了身高以外,他几乎没有任何短板。除非那种角度极其刁钻的球,否则他会在瞬间反应过来,并且第一时间出现在球路上。”

“然后呢?”斯卡罗尼耸了耸肩,“我想这对胡安你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当然。”里克尔梅轻声笑道,“我刚刚好擅长把球踢到别人不容易够到的地方。”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