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兴趣视频释放自己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叶铭羽气的爆炸,不止一次的问过花语为什么不直接把唐浓抬出来打肿这群人的脸,花语十分有耐心地教她打脸之道,就是要在别人以为已经穷途末路各种喷以为胜

券在握的时候再站出来,这时候打脸,那些人之前有多猖狂,之后就有多怂逼。

因为要接唐浓,花语今天刻意穿了一身朝气蓬勃的鹅黄色小裙子,一头长发披在脑后,衬着雪白的肤色,格外引人注目。

叶铭羽道:“还好知道戴墨镜,不然那群怪蜀黍都贴上来要联系方式了。”

花语道:“那怎么不知道戴墨镜?来来往往的人眼珠子都贴身上去了。”

“那不一样。”叶铭羽一撩自己的波浪长发,妩媚一笑。“我又不是娱乐圈里的人,美貌当然值得全人类欣赏。”

花语伸手去掐她脸,叶铭羽连忙推她:“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知不知道这个大波浪我今天早上弄了很久的……”

“哦,这样啊。”花语点头,然后专门去破坏她发型,“那就更要抓两把了。”

“喂喂喂喂!”叶铭羽一边笑一边躲,“还真的想断我仪容乱我风度?这样我是会跟拼命的!”

她后退的时候一个没注意,直接撞在了别人的身上,男人的胸膛十分坚硬,磕的叶铭羽额角立刻红肿了,她轻轻的“嘶”了一声,嘴里已经在低声道歉了:“抱歉……”

“谁啊!”一个女孩飞快的把叶铭羽拉开,占有性的挽住了男孩的胳膊,“没长眼睛吗!要是把人撞坏了怎么办!”

花海中的少女阿D1ec小清新唯美清纯女神写真图片

叶铭羽刚想要调侃一句男朋友的胸肌这么壮实,受伤的人是我才对吧,但是一抬眸,却瞬间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那个人,就逆光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薄风衣,里面的白色衬衣被熨烫的笔挺,浅灰色的眸子里映出她自己的脸。

眼前这个人,生的极其漂亮,行云流水的温缓好看,像是最柔润的玉石,被时光打磨的更加琳珑剔透,终于重新绽放光华,在这黑暗的世界尽头。

就连额角那一点小痣,都鲜活的仿佛昨日。

就像是七月未央,仲夏流年,她还扎着两条小辫子光脚到处跑的年纪,见到的那般,明亮,美丽,让人怦然心动。

“……沐、阳?”

小心翼翼的两个字,像是被惊离枝头的鸟,缓慢又带着珍重。

女孩子立刻道:“为什么知道我男朋友的名字?是谁?”

“只是一个路人罢了。”沐阳抬手拍了拍女孩的手,“好了,我们走吧。”

女孩子瞬间乖巧下来,“嗯,好。”

两人越过叶铭羽,径直朝出站口走去。

“沐阳!”叶铭羽站在原地喊了一声。

可是他没有回头。

就那么消失在了人海里。

“刚刚那个人……”花语走上前,拍了拍叶铭羽的肩膀,最终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

花语听说过关于叶铭羽前男友的事情。

也是一中的学生,而且是特优生。

叶铭羽以前并不是什么小太妹,在高一的时候十分专心的谈爱,根本没时间搞事情惹是生非,她的爱对象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孩子,名字叫做沐阳。后来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叶铭羽忽然就跟沐阳闹掰了,提出了分手,沐阳并没有同意,但是叶铭羽好像全然忘记了之前对这个男朋友的柔情蜜意,学坏的速度很

快,在不知道第几次到酒吧去找叶铭羽的却被人扔出来的时候,沐阳终于绝望了。

他给叶铭羽发了一条告别短信,叶铭羽又突然抽风似的跟他说她后悔了,沐阳竟然就这么信了,在夜里一个人赶去酒吧找她,却在路上遭遇了车祸。

然而那条短信,也只是叶铭羽和人玩儿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的产物而已。

至此,叶铭羽和沐阳的六年感情,彻底画上了句号。

没有人知道沐阳是死是活,但是都知道在一中一姐叶铭羽面前,绝对不可以提这个名字。

“他……”叶铭羽声音干涩,最后却只是看着天空笑了一下,“还活着就好。”

花语不知道该安慰她什么。

这时候,车到站了,没多久花语就看见了唐浓。

不仅仅是唐浓,还有史舫雲和史梦泽。

唐浓戴着墨镜,一身波斯米亚风的碎花长裙搭一个小外套,拉着史梦泽的手走在前面,史总拉着两个两个行李箱走在后面。

画面相当喜感。

花语道:“和好啦?”

唐浓道:“怎么可能。”

花语:“好样的,就是该给一点教训。”

史舫雲幽怨的看着花语:“……”

花语全然无视,“夏芳然那事儿怎么样了?”

唐浓道:“检查结果出来了,热心市民群众的举报证据也被核实,近两天应该会上法院。”

听到“热心市民群众”,花语低声咳嗽了两声,“说实话,影后,别这么埋汰我啊。”

“我哪敢,是我的恩人。”

说完又看着叶铭羽,“这位小姐看起来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吗?”

要是平时被女神关怀,叶铭羽绝对能分分钟上天,但是这时候她只是苍白的笑了笑,“我没什么事。”

花语道:“要不然先回去吧。”

“没事。”叶铭羽摇头,“不用管我。”

两人把唐浓一家送到了酒店,唐浓本来打算今天就去剧组,但是花语表示还是休息一天会比较好,阻拦了。

回去的路上,叶铭羽一直心不在焉,知道快到地方了,她突然道:“我一直以为他死了。”

花语知道她说的人是沐阳。

“我那天晚上喝的太多,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医生跟我说,他死了,尸体已经被家属领走了。我不相信,跑到他家里去,可是他姐和他父母连门都不让我进,说是我害死了他。我哥安慰我说其实不能怪我,那只是一个意外,但是我知道,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他。”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