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抖音成年版app官方地址

倒是方青浪心里异常的矛盾,感情上他倒是希望对方刚刚所说的是属实,这样自己也就不用与眼前这名女子交恶,但理性上自己作为方家的一员,自然要心向着方家,即使真如对方所说,自己会态度强硬,最少也不能让方家的面子受损!

显然是理性占据了上风,轻咳一声,方青浪淡淡道:“我怎么知道,贵方会不会换了药瓶?”

“换?你蛮不讲理你”长裙女子,冷哼一声,玉手不禁暗暗握拳,本来自己不想动手,只是想找回公道罢了!毕竟能进入这都外之界的,又岂有泛泛之辈,可是对方竟丝毫不讲理,即使长裙女子再忍让,也不禁有些发怒!

而长裙女子身后的八人,也均是寒光紧盯着方青浪,甚至连牙齿都气的咯咯响,郭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在梨花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家族,何时受过这等屈辱!

眼看对方是动了真怒,这也是方青浪最不想看到了,旋即轻叹一声,方青浪猛然开口道:“不过,我相信你你们”

“什么?”

这,不禁长裙女子一众都愣住,就连方家一众也都一脸茫然的看着方青浪!

“二少爷?”

挥手打断,一名进言的长老,方青浪继续道:“至于打伤贵方的兄弟,确实是我们手太重,这里有些我方家的玄品药物,虽说不上绝佳,但也是疗伤的上等药物!”说完,向身后一护卫示意。亲小說書名+黑岩閣就可免費無彈窗觀看最快章節

那护卫不知何意,愣了愣神,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药瓶,一脸茫然的递给方青浪!

“还请姑娘收!”

方青浪说的轻松,给的也很轻松,倒是长裙女子一等面色复杂,也实在想不通,为何先前还态度强势的对方,如今却是友善起来,方青浪虽说没有明面的向长裙女子道歉,但,是人都能听出方青浪的意思!

粉嫩冬日少女清秀迷人

长裙女子站在那里,右手微微伸出,但是并没有接过方青浪递来的药瓶。

对方猛然降低的姿态,让长裙女子不禁怀疑方青浪是不是要暗害自己,长裙女子显然不是那种将事情善藏于心的人,只是略看了长裙女子一会儿,方青浪便知道对方心中所想,旋即轻笑一声,说道:“姑娘,大可放心,方某虽说不是正人君子,但藏毒暗害之事,却是做不出来!”

话毕,便打开药瓶,到处一粒乳白色的药丸,想都未想,仰头服!甚至还故意张开嘴,示意自己是真的服了!

看到方青浪这般,那长裙女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暗道自己有些多心了,玉面一红,低声道:“我并不是怀疑公子”声音越开越小,最后连长裙女子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

长裙女子玉面绯红的样子,不禁让方青浪再次有些愣神,暗道一声好娇媚的女子!

其实连方青浪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对一个只是初次见面的女子大有好感,看来自己的意志力也不坚定啊!

自嘲一声,方青浪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药瓶递给那名蓝发男子,随即对着长裙女子微微一拱手说道:“在方青浪!”

听到对方自我介绍,长裙女子也学着方青浪的样子,回道:“郭雪!”

随后,方青浪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天空的初日,笑道:“既然到了饭点,郭姑娘和诸位仙友就留一同用饭吧!在也好设宴给诸位压惊赔罪!

见方青浪如此说,郭雪以为对方是在委婉的达逐客令,反正自己也并不想与陌生人过多接触,郭雪也就说道:“多谢方公子好意,不过,我们还有些事情需要办理!恐怕”后面的话,郭雪并未说明,但意思确实在明显不过!

见对方拒绝,方青浪也不好强求,否则会遭到对方的反感!

郭雪倒是误会方青浪的意思了,其实方青浪是真的想请郭雪吃饭,但却没有赔罪的意思!单纯的只是为了能与对方多点接触的时间罢了!

既然吃不成饭,那郭雪留在这里也是无事,对方也已经表明态度,随即,方郭二人又闲聊了几句,郭雪便带着自家一众离去!

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那蓝发男子在转身离去之际,不留痕迹的瞪了方家众人一眼,惹得方家除方青浪之外一个个咬牙切齿,若不是方青浪在此,恐怕瞬间就会将对方撕个粉碎!

等郭雪一众离去之后,那阁姓长老对着方青浪随意的拱了拱手,语气颇有埋怨的说道:“二公子就这么放走他们”

方青浪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挥了挥手淡淡道:“对方都是什么实力?”

方青浪的答非所问让阁姓长老微微一愣,旋即还是回答道:“蓝发男子伤门半宫境界,其中六人均在三宫后期左右,那为首的女子修为乃是四宫半步中期之境!那个中年男子修为最高,乃是伤门五宫后期修为!”

轻瞟了阁姓长老一眼,方青浪继续问道:“倘若咱们和他们打起来,谁的胜算大!”

“这”阁姓长老一时语塞,己方虽然人数上胜出,但那些方家护卫最高的修为也不过伤门三宫中期,几名长老最高的郑无畏乃是伤门五宫中期境界,如今方青海生死未卜,但凭这点修为,打赢对方也只是胜在人数和仙宝上!

但阁姓长老显然不愿意灭点己方的威风,硬着头皮吞吞吐吐道:“虽说有些吃力,但收拾他们还是能办到的!”

“呵呵”方青浪面无表情的轻笑一声,顿了一会儿,猛然厉声道:“你怎么就知道对方只有这几个人咱们有仙宝护身,难道对方没有吗?是你傻啦,还是认为我方家只是一群无脑的莽夫?”

阁姓长老额头见了汗,在方家最没脾气的就要数这位方二爷啦,就是方青海如今这样也只是有些愁容,见方青浪发了真怒,众人一个个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面,大气都不敢出一个,更别说有人为阁姓长老求情!

“属鲁莽,还请二少爷赎罪!”阁姓长老面上虽说面上认错,但眼中丝毫没有羞愧之色,自己身为长辈不说,单单是修为高这一点,就能在任何地方得到尊重,如今却被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阁姓长老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

阁姓长老眼中之色丝毫没有躲过方青浪的眼睛,轻哼一声,方青浪又道:“身为方家长老之首,丝毫不能辨别是非曲折,倘若刚刚动起手来,我方家又岂只是损失惨重的后果!”

深深的吸了口气,方青浪看着一旁一个秃头老者,问道:“雷长老,身为长老玩忽述职,指导不当该当何处置?”

那雷姓长老心一沉,自己身为执法长老,善于察言观色,能够摸清任何人的脾气,知道什么场面说什么话,就连方家之主自己也有信心知晓其的脾气,但这方家的二少爷确实有些让自己琢磨不透!

他和阁长老虽说是同僚,关系算是不错,其实雷长老跟任何长老的关系都算是不错,按说自己身为执法长老,应该秉公执法!

但雷长老确实没有丝毫对长老驶过法,一般也就是对一些护卫和人执法,而且雷长老也算是个老油条,自然不愿意让阁长老暗恨自己!

方青浪倒是没事,好歹也是方家的二少爷,但是自己?论修为和人脉均不是阁长老的对手!这

“雷长老?”

心中纵然有千百个不愿意,雷长老也值得硬着头皮结巴道:”阁泉长老玩忽述职,指挥不当后果后果如果严重过失当当除去长老之位雷击三百逐出方家!“心中一横,雷长老上前一步,低声道:”二少爷,阁长老虽说鲁莽行事,但并没有酿成大错给他一次机会吧!“聪明如方青浪又岂会不知雷长老心中所想,他那时怕得罪人,要不是关系到自己头上,他又岂会搭理阁泉的生死!

”没有酿成大错?那我刚刚给人认错是什么?雷长老以为我方家颜面如同儿戏吗?,再给他一次机会继续给我方家惹事吗?“方青浪怒喝一声,指着雷长老说道:”雷长老你还在等什么?按家法处置!“说着猛然一拍储物袋,一个锤子模样的东西,猛然翻出,方青浪猛地将其抛在雷长老脚!

这回阁泉是真的害怕了,没想到方青浪是了狠心要处置自己,急道:”二少爷你不能如此对我!我在方家近三百年,对方家忠心耿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以人头担保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哼笑一声,方青浪泉这个模样,有些气笑了,淡淡道:“你的人头?你觉得就凭你一个人头,就能换我方家数十条人命吗?”

说完,眯着眼看着雷姓长老,冷笑道:“怎么?雷长老不拿我的话当回事吗?”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