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播放器

上午。

车还在乡间道路里颠簸前行,张爱国不敢开的太快。

张伟坐在副驾驶座上,两边乡间的旧式瓦房不停后退,偶尔有一两座新的楼房,不用说,肯定是有钱人家。

大哥大响了。

张伟打开书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用的有些旧的大哥大,接通,是母亲。

“小伟,我有点事和你说。”程琳的声音有点古怪,似乎带着一点不满,又带着一点喜悦,非常的矛盾。

张伟有些疑惑,有什么事不打电话给父亲,反而打给自己?“妈,什么事?”

张爱国转头看了一下,又回头盯着路面。

“去年年头你不是和李校董入股了什么网络公司吗?”程琳说道。

“雅琥,怎么了?”张伟道。

“对,就是雅琥。”程琳确定道:“今天李校董找了过来,说那边联系不上咱们家。”她语速很快,根本没有给张伟说话的机会,“校董说要咱家拿六万三美刀出来,去年雅琥亏损了六十三万美刀。”

张伟汗了一下,他差点都忘了家里入股过雅琥百分之十的股份,更让他无语的是,雅琥打电话过来居然是来讨债的,“妈,给钱就是了,没别的事了吧?那我先挂了。”

气质清纯美女碎花裙复古写真美照

张爱国回过头问了一下,“什么给钱?”

张伟准备挂电话回答,电话那头又传来程琳的喊声。

“慢着慢着,我还有事情和你说。”程琳道。

张伟迷惑道:“什么事?”

“还是雅琥的事。”程琳的声音中带着一点笑意了,“杨先生让李校董传话,说今年四月十二雅琥要在华…华什么街上市了,邀请我过去呢。”

雅琥要上市了?

张伟大喜,马上搜索起了记忆,好像雅琥是在96年,也就是今年上市,具体什么时候他还真不太记得了,现在知道了,四月十二号,“妈,杨先生让你什么时候去华尔街?”

“说三月十五号前到美帝那边就行,到时还会商量一下股权的问题。”程琳道。

股权问题张伟不太懂,但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家股权被稀释了,只是之前雅琥那边没联系到自家,不过不管怎么样,雅琥上市是好事,那可是收刮资本的好时候啊!

挂了电话。

张爱国问了一下什么事。

张伟如实的盘托出,他已经满怀希望,雅琥上市会达到多少美刀?自家会一下子暴富到什么地步?

……

石江乡。

在市里派来农业局同志的协调下,石江乡十个村的村委被召集在一起商量承包土地的事情。

村委们回去召集村民商量,张伟和张爱国在农业局同志的陪同下下乡勘察土地,这一次可不能像白磨镇那样马虎了。

田间。

四周长河环绕,一块又一块隆好的田错落有致,田里长着绿油油的油菜。

张伟、张爱国还有农业局的同志孟安流三人在田间行走。

走在最后面的张伟看着油菜想到了一个问题,一般油菜都要五月左右收割,会不会影响了水稻的种植?

“爸。”张伟喊住了张爱国。

张国停了下来,转过身,“怎么了?”

孟安流扭过头。

“你看啊,这田里现在种的都是油菜,油菜又要到五月份才收割,水稻四月份就要播种了,会不会有影响?”张伟指着还没开花的油菜道。

张爱国还没来得及说话,孟安流就插话了,“不会不会,水稻秧要长一个月左右,到时腾出一片地种水稻秧就行。”

张爱国也笑着说道:“小伟,你没种过田不知道,种水稻秧需要的地不多。”

张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果这样是不会耽搁水稻的种植,而且他又想到了一个新思路,水稻一年两季,中间空档期正好种油菜,又是一笔收入。

孟安流站在田间感慨道:“这里的田真肥沃啊,别的地方油菜长势可没这么好。”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指着田,“去年统计的时候,石江乡的水稻亩均产量比雉水别的地方高出足足一成呢,田肥沃啊。”

“这么多?”张伟感兴趣的问道。

“就是这么多。”孟安流非常确定的说道:“去年我统计的数据,非常的肯定。”

张伟听后心动了,石江乡的土地一定要拿下,比别的地方多产一成水稻,那是什么概念?正常水稻亩产七百斤,这里多一成七十斤,两万亩土地可是一百四十万斤啊!

……

第二天,上午。

风和日丽,张伟和张爱国接到村委们的通知,他们已经很村民协商好,愿意土地承包出去,只是还有些方面需要协商。

玉英村,村委办公楼。

与其说办公楼,还不如说办公区域,张伟望着红砖黑瓦三间办公室的平房有些失神,这和后世华丽像别墅的村委办公楼完两样,只能说现今经济条件太差。

正观察着,父亲的话把张伟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刚才你们说一百七一亩我没意见,还有什么事?”坐在门口长凳上的张爱国给七个男村委散着烟,还有三个是女村委,不抽烟。

村委们眼神看向了穿着红棉袄的女村委李大姐。

四十多岁的李大姐道:“张老板,我们就一个要求,如果你答应了下来,那我们马上和你签合同,要你不答应,那不好意思了,我们不能和你签合同。”

张伟和父亲对视了一眼,他基本上能猜到这些村委什么要求,无非就是村民们的安排,土地被承包后年纪轻的可以进厂或者去大都市找活干,可是那些老实巴交或者上了年纪的人不可能背井离乡,村民们安排是个重点,这方面一定要处理好。

“你说。”张爱国伸手道。

李大姐“唉”的叹了一口气,捶了下大腿,“你是大老板,不知道我们老百姓的艰难啊。”她伸手指着南面几十米远外的草屋,“那户是老徐头家,他没老婆孩子,人又上了年纪,靠着七分田过日子,类似他靠着田过活的人不在少数,要我们答应把田转包给你,他们生活可难以维持了。”

张伟知道她什么意思,“大娘,你是想让我爸给人安排活吧?”

其他村委笑了起来。

“大姐你就直说,我听着呢。”张爱国看了过去。

李大姐略有些讪笑,“那我可直说了,我们村你至少得安置五百人干活。”静海人口比较密集,一般一个村得有两三千人,再大的点村四五千人的都有,当然,如果像有些地方一个村才六七百人,那边人口没这么密集。

张伟仔细的盘算了起来,到时种植水稻肯定要请人,只是玉英村就五百人,要其他村也这么多,那一下子可是五千人啊,五千人对于两万亩土地肯定嫌多,毕竟种植的时候以机器种植为主。

其他村委也一个个说了起来。

“张老板,我村要安置的少点,四百人就行。”

“不凑巧了,我那可能要多点,昨天统计了一下可能有五百八十多人。”

“许多人都出去打工倒没什么,只是村里还有不少人留守,得给他们安排活啊。”

张爱国拿不准注意,和众人说了声抱歉,把张伟拉到了路边商量了起来。

路边。

张伟和父亲正在商量。

“小伟,听他们这么一说,恐怕光这就要好几千人。”张爱国指着北面门口正在讨论的村委们,“这么多人我们安排不下啊。”

对于这个问题张伟早就考虑过了,“爸,到时种植水稻应该能安排两千人左右,多出的三千人问问谁愿意去米厂上班安排出去,我想应该有不少人愿意去,至于剩下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剩下的人我们就不接收了,但可以给他们免费提供一年的鱼苗,让他们在水稻田里养鱼,这样应该能弥补他们的收入,至于以后的鱼苗,就需要他们自己购买了。”

“水稻田养鱼?”张爱国蹙眉不解,“行得通?”

“对,就是水稻田养鱼。”张伟非常肯定,“现在国内不少地方已经实行,据说每亩能产鱼四五百斤呢。”(注)

张爱国眼前一亮,道:“我放心了,总算能安排乡亲们活干了。”

张伟的思路非常的清晰,眨着眼睛道:“愿意接受的每户给几亩地养鱼,不愿意的跟着我家干活。”

水稻田每亩产鱼四五百斤,按照当前鱼价两块钱一斤,那可是近千啊,去掉鱼苗成本也能赚七八百,只要给上两亩就再加上承包土地的钱,就比村民们种田赚得多的多,当然,张伟不会做亏本生意,利用稻田水面养鱼,可利用鱼吃掉稻田中的害虫和杂草,排泄粪肥,翻动泥土促进肥料分解,为水稻生长创造良好条件,一般可使水稻增产一成左右,绝对是双赢。

“那不会对种植的水稻有影响吧?”张爱国有些担忧。

“不会不会,还有好处呢!”张伟细细的将水稻田养鱼对种植水稻的好处。

张爱国听完后一脸兴奋,连连夸张伟聪明呢。

两人回到了屋前,把刚才的想法说了一遍,那些村委们听后大呼张伟家良心,一个也没有犹豫签订了合同。

看着正在签合同的众人,张伟心情微微激动,土地总算承包下来了,也幸好钱忠来捣乱,不然去哪里承包这么好的土地?平均每亩比别的地方能多产一成水稻啊!

————以下不计入正文字数

注:亩产鱼数据是查找到新闻报道,不是胡编乱造。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