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放飞自己的app

刘家别墅,晚宴。

“海路啊,你要好好招呼你的同学,你的几位同学,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不用客气当自己的家就好,知道不。”

刘老爷子很慷慨,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对面的叶文看到从秦飞一进来就受到非议,到现在变成了宠儿,获得这么多人的关注,而自己一直都好像被人忽略一样,心里不是滋味。

他向他妈使了一个眼色。

不得不说,这两母子真的是血脉相连,骨肉至亲,叶妈妈一下子就看懂了儿子的意思,热情来了一句。

“原来都是一中的同学,叶文你们几个也是一中的,怎么不打个招呼啊,一点礼貌都没有。”

叶文的妈妈名字叫做叶青,这妈还是可以的,强行先让自己儿子露个脸,把话题往自己儿子身上领。

“妈,我这不是插不上嘴嘛。”叶文还撒娇。

曹影看了秦飞一样,苦笑吃了一粒花生。

秦飞暗笑,你不止想插嘴吧。

“海路你这次期中考考得怎么样啊?”一直沉默无言的陈美琪突然不知道为什么问了这个问题。

长发及腰清纯女孩图片美得像花仙子

刘海路也是一怔,回答:“不知道啊,老样子呗。”

张健也终于有机会说话了:“老样子,那肯定就又是第一了。”

陈美琪赶紧也附和道:“那肯定的啊,这根本没有悬念的啊。”

叶文他妈也跟着说道:“王芳姐,你家海路上次月考又是级第一名啊,羡慕啊,我家叶文那是越来越退步了呢。”

这个母亲果然不简单,这个责怪的语气透露着骄傲。

这一说孩子成绩,大人们的精神都集中了些,刚才都在玩手机呢。

海路妈妈王芳很客气说道:“小青啊,你儿子多少名,听说成绩也特别好,这里年轻人个个都是人才啊。”

王芳还是很客气的,她年纪稍微大一点,所以叫叶文他妈小青,秦飞在一边听到又觉得很想笑,这不是一条蛇吗?

不知道法海什么时候来把她收了。

叶青:“叶文你自己说说吧,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叶文:“妈,上次我不是说过嘛,我才考了级第三,不要提这件事了,很丢人的。”

叶文反应很快,知道妈妈想让自己出了风头。

这两母子一唱一和,尼玛二人转呢,真他么的默契啊。

海路爸爸:“现在考试都没用,高考才有用,所以你们几个孩子一定要加倍努力。”

海路爷爷哈哈一笑:“我家海路,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高考肯定也没有问题。”

刘海路嘟嘴:“爷爷,说这个干吗啊。”

叶文妈妈:“还是你家海路厉害啊,对了海路,你这几位同学成绩肯定也不差,不介意说给我们听听吧。”

刘海路:“这个…看她们自己愿不愿意说吧。”

刘海路为难看着大家,特别是我秦飞,她是知道秦飞的成绩的,叶文听到这句话,差点都想起把自己的妈妈捧起来亲一口了。

这要求实在的太给力了。

其他几位叔叔阿姨听到这个,也都提起了兴趣,也都想知道这群孩子成绩怎么样。

张健:“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啊,反正我最差了,先来一个抛砖引玉吧,上次月考成绩在班里是25名,在级排到400名。”

众人一听也是意外,不过都没说啥,只不过眼神都是叹息之意,特别是老爷子。

陈美琪接着道:“我上次月考考得不好,是班里的第8名,在级是55名,这个期中考,应该会更好的。”

海路爷爷:“不错不错。”

海路他妈:“好孩子。”

曹影:“班第二,级第16名。”

曹影直截了当回答,其他人一听,都觉得这孩子果然不错,气质出众,成绩也不差。

大家又把眼神看向秦飞,秦飞突然懵了。

秦飞支支吾吾:“我…不太记得了,班里面是倒数。”

秦飞确实忘记了自己级多少名了,只记得班倒数第一。

叶文:“不记得了?,是不是不好意思说啊。”

“…”秦飞都来不及开口,叶文就已经抢着说了。

“我来帮你说吧,你在你们八班倒数第一,级排名是500,我们级只有518个人呢。”

这个叶文倒是好记性,怪不得考试成绩这么好。

几位大人听到这个消息,开始还不信,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秦飞:“嗯,谢谢叶文兄了,好像是这个,我一时不记得了。”

秦飞的内心倒是毫无波澜,反正已经习惯了。

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现在的他绝对不会这么差了。

众人心里也是一惊。

特别是王芳阿姨,她实在没想到,这个秦飞成绩如此之差,看来平时不是一个好学生啊。

张健:“哈哈,秦飞,想不到你比我牛逼啊,我真是甘拜下风了,以后有机会还要多多跟你这个代表学习啊。”

叶文妈妈:“什么代表。”

叶文:“妈,你有所不知,这秦飞同学还是我们学校的代表人物,是校长亲自颁发的模范少年。”

叶文他妈:“那你们要好好向别人学习啊。”

叶文:“那是一定的啊。”

大家都忍俊不禁。

王芳阿姨大方说道:“秦飞同学上次考试应该是一时失手,下一次肯定是会更好的。”

刘海路撇嘴:“有完没完啊,今天我生日,讨论这个没有意义。”

海路爷爷也看出了孙女的不悦:“好啦,不说了这个,大家举起杯子,让我们一起庆祝我们的路路生日快乐。”

刘老爷子还是明白事理的人,把这部分过了。

大家当然不敢逆老爷子的意思。

纷纷举杯。

女子一般拿起饮料,男子就拿起白酒。

但是秦飞不想喝酒,喝酒就得过敏,上一次帮那个张怡不得已喝了三杯以后,难受了一晚,

自此以后秦飞就洁身自好,几乎滴酒不沾,就算是酒吧各种诱惑秦飞也是不为所动。

所以也很自觉地拿起了饮料。

但是这个叶文好像死盯着秦飞不放,大喊道:“秦飞,你怎么能喝饮料啊。”

大家的目光又被这个叶文的话语引到了秦飞身上,妈蛋,这该死的叶文,秦飞恨不得把他摁在地上摩擦。

秦飞尴尬说道:“那个,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不会喝酒,喝酒就会过敏的,请大家见谅。”

张健嘻嘻一笑:“不是吧,男人不会喝酒,说出去都没人信啊,丢死人。”

海路小叔:“秦飞同学,一个人有多难能耐,其实就看他能喝多少的酒,能泡多少妞,也是看能喝多少酒,一个大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

现场只有曹影和刘海路不以为然,两人对视一眼,吐了吐舌头,脸上表露不同意。

刘海路这个小叔子性格放荡不羁,说话也是很粗俗不堪,不过他有一点就说对了。

在他们这个商人的大家庭里面,喝酒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不会喝酒那就是被视为没本事一个人,

那是会被众人嘲笑的。

“我喝酒真的会过敏,一会发酒疯就不好了,你们尽兴就好。”秦飞还是坚决不喝,因为不值得。

曹影同学投来了表扬的目光。

她特别讨厌男人喝酒,他父亲就是一个这样的人,经常喝酒不回家,母亲忍受不了,所以她父母离异了。

刘海路:“好啦,你们不要刁难我的同学了,你们这群酒鬼喝就好啦,非要带坏我的同学。”

刘海路终于看不过去,出来帮秦飞说话了。

海路爷爷:“听寿星公的,那我们一起干了吧。”

老爷子一开口,其他人也没话说了。

大家一呼百应,

“干杯”

“….”

这个时候,十几个阿姨开始陆陆续续上菜了。

秦飞看到桌上的菜式,简直是大开眼界,很多都闻所未闻,色香味俱,贫穷真的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你看那虾跟自己手臂那么大,那螃蟹跟自己腿一样粗,还有一些不知道是沙虫鲍鱼之类的东西。

秦飞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好吃的,那还忍得住啊,这辈子也不一样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刚想动手,但是被曹影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意思是让自己注意礼仪,要等别人开动先。

确实谁都还没动手,都在看海路他爷爷。

长者为大,无可厚非,还好这个老爷子不是墨迹之人,很快就动了筷子,众人也纷纷开始吃了起来。

这张方桌之上原来是可以自动转动的,不过转得不是很快,非常好,秦飞本来还担心这么远怎么吃。

现在就好了。

反正不管什么,每经过一个菜,秦飞都要拿一个下来试试,有几个转得比较快,都来不及夹。

秦飞表情满是遗憾,好像它永远不会转回来似的。

很快自己的碗碟都装满了,然后就是头也不抬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了。

刚才被人一顿数落,实在是有点憋屈,必须饱吃一顿,才能让自己消消气,不至于白来一趟。

这有钱人家吃饭,也有一套规矩,就是都不爱说话,也有可能是刘海路家的家规如此,反正大家都规规矩矩的,安安静静的。

不说话也好,秦飞也管不了这么,吃就完事了。

秦飞这吃起来,动作都有点大,

旁边的曹影实在看不过去了。

递了一张纸巾过来,凑到秦飞耳边悄悄说道:“慢点吃,注意一点形象,擦擦嘴角,都是油,太难看了。”

秦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收敛一点,不过一通下去就有点饱了,心里在想实在是太亏了,中午那顿饭不用吃的。

不是,昨天晚上那顿都不应该吃的,哎算了歇一会再吃吧。

秦飞停下来以后,看到对面的叶文温文尔雅吃东西就一脸的不爽,刚才故意让老子难堪,我怎么能让你好过呢。

必须弄他。

弄死他。

到底怎么弄呢。

有了。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