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的软件不要vip的

思ˊ路ˋ客,更新最快的!

纵使那漫天冰柱,依旧挡不住那火拳的极速而来二女眼中惊慌涌现一旁的王墨那只紧紧抓住贺誉的右手,猛然松开,那挺拔的身影更是赫然消失在原地、

硕大的火拳,好似能够焚烧天地一般,仅仅数息,便已临近那尾屏大开的透明体孔雀,奈何黎耀修为高超,即使端花二人合击,也是徒劳无获,那百丈之大的透明水孔雀,随着那火拳的愈烈愈近,竟身冒出滚滚浓烟。

就好似那被烈火蒸发的清水一般,一道长鸣嘶过,那硕大的透明水孔雀徒然消失,而那激射而来的火拳却丝毫没有减弱,感觉到周身愈发的燥热,花雨格黛眉一皱,眼中惧意一闪,就要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道绿芒闪出,随即众人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狂风涌出,脚下也不听使唤的后退数步那百丈之大的火拳更是顷刻间消散一空!

那诡异绿芒的猛然出现,本就让黎耀猛的一怔,还未等其反应过来,那让其引以为傲的火行决,竟瞬间被那诡异的绿芒破灭

随之而来的仙力余波更是让黎耀一个不慎,被那余波击得险些摔落于地,反观花雨格和端沁却没有丝毫的碍样,虽说二女本也被那某明的诡风涌的身子不听使唤,然而随后的一股暖风洗过,更是让二女犹如荡秋千般悄然落下

“二哥你”感受到身旁的王墨有事一闪而回,贺誉本是一惊,下意识的想要说话,却被王墨快速的捂住嘴巴!

“我刚刚用了避仙罩,没人发现是我”

“别说二哥不疼你露脸的机hui让给你啦!”

不远处勉强站住身子的黎耀,眼中寒光涌现,怒声道:“谁是谁”

还未等贺誉反应过来王墨一把将其推了出去旋即又以化音之术模仿贺誉的声音:“是小爷我”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贺誉此刻那副还未反应过来的表情,此刻看在黎耀眼里,很是觉得贺誉在藐视他,剑目一扬,黎耀鼻中喘着粗气:“小子你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啦!连小爷我的事都敢管!”

贺誉渐jiàn反应过来,先是对着王墨偷偷的眨了眨眼睛,旋即扭头装出一副自认为很潇sǎ的神色,右手背过,静静的看着走来的黎耀,冷笑道:“你干出的无耻之事!你贺爷爷今天还管定了!”

贺誉本就是那种近乎妖艳的美男,虽说平时一副痞子模yàng,然而如今装出一副清高冰冷的模yàng,着实引得周围看热闹的女弟子小声议论,更有甚者还大声喊出:“哇好帅啊!”

虽说心中此刻早已乐得找不到北,然而贺誉表面上还是一副清高冰冷的模yàng!

黎耀虽说心中怒恨贺誉坏了自己的好事,但也不是愚笨之人,心知对方能够一招便破了自己的火行决,想必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旋即,冷冷的盯着贺誉开口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轻笑一声,贺誉笑道:“你是淫棍”

“你”

冷笑一声,黎耀低喝一声:“小子我叫黎耀黎文烁是我亲叔叔识相的赶紧走要不然嘿嘿不要英雄救美不成,反倒把自己的性命搭上!”

“黎文烁?我还怕他不成!”

此言一出周围立刻响起一片骚动

“靠这哥们儿真牛连黎文烁都不吊!”

“黎文烁可是伤门境界的高手”

“可不是嘛!听说他一个月前刚刚突o伤门六宫,现在可是咱一缘宗名副其实的第一弟子啦!”

“第一弟子?那可不一定咱们一缘宗卧虎藏龙多少高手部隐藏着那!是不是第一弟子还得这一届的斗仙大会上,一见真招吧!”

“啊?伤门六宫!那也够能嚣张啦!看看咱们连生门还未突o也只能欺负欺负那些开字门的雏啦!”

“我说黎耀怎么越来越变本加厉啦!!”

周围的议论声虽说不大,但句句都传入王墨耳中,闻言,王墨双眸微皱,心中不禁有些懊悔,早知道就不让贺誉前去出头。

伤门六宫黎文烁此人倘若是一蛮不讲理之人那以自己四人如今的修为,倘若对上,那可就凶多吉少啦!一想到黎耀那副样子,王墨不禁暗叹‘想必那叔叔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王墨心里暗暗警惕,倘若那黎文烁要来找场子,哪怕生死决战也不能让贺誉三人受到伤害!

“你”

“你什么你要不咱俩比划比划!”挑衅的白亮黎耀一眼贺誉冷笑一声说道

心知自己不是贺誉的对shou,黎耀心中暗暗记下贺誉,想着以后找自己的叔叔黎文烁前来找回面子之际,天际忽然飘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好大的口气要不咱们比划一下可好!”

旋即一股强大的势压涌出,这种气势贺誉再熟悉不过,那分明是与梦瑶不相上下才能散发出的气势

王墨眉毛猛的一皱。暗道一声糟糕。旋即与贺方贺宝二人相视一眼,一个闪身涌出,瞬间便来到贺誉身边,与其并列一排,谨慎的望着那缓缓走来的男子!

男的相貌英俊非凡,更是充满阳刚之气,一身漆黑的仙袍加身,他大袖飘飘,长发在轻风中飞舞,手持折扇,不时的轻扇几下,更显此人英姿飒爽!一下子便把人群中所有女弟子彻底迷住。

当然端沁与花雨格除外,王墨四人或许不认识,但端沁二女却是深知此人是谁,这长相英俊非凡,看起来年不过三十的男子,赫然便是黎耀口中的叔叔——黎文烁!

此人看起来不过三十,但王墨敢肯定,能位列伤门之境的仙者,最少也得百岁之上!看来此人是真正的伤门高手,唯有那伤门之上的高手才能驻颜不老

“叔叔叔叔”惊叫一声,黎耀猛然一脸兴奋的跑向那缓缓走来的黎文烁,一脸恭敬的站在其身边,不时的用着一副嚣张的神色,瞟向周围!

此刻的平凡房周围,一片静寂,所有有都是一副惊恐的神色,甚至周围的弟子都不敢直视黎文烁!

轻笑一声,黎文烁淡淡的瞅了王墨四人一眼,平淡道:“胆色不错”

旋即又是一笑,伸手指了指,一脸戒备的贺誉,轻声道:“听说你不怕我?”

贺誉并没有开口回答,依旧是一脸戒备的盯着神色平淡的黎文烁!

忽然间,黎文烁眼睛猛然一横,猛然一掌拍出,顿时间,一股强大仙力波动徒然涌出!

王墨四人均是眼睛一怔!旋即四人体内仙力极速涌出,立刻驶力抵挡,王墨四人连同出手,堪比伤门四宫的仙者,无奈那黎文烁可是伤门六宫的高手,虽说四人奋力抵挡,依旧是身子不禁后退数米!

“不错倒是能接我两成!”

不知为何,黎文烁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惧意对方明明不过生门之境但黎文烁在对方的眼中却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杀气尤其是中间那一个头发垂耳的男子那眸中内的杀气仿若能洞彻天地一般

一旁的端沁猛然挡在王墨四人的面前,贝齿一张,开口道:“还请黎师叔住手!”这黎文烁百年之前便入了一缘宗,其内的斗仙大赛参加了两次,虽说不是前三强,却也是十强之内

更是被各个域主门主看上然而其却连续两次拒绝,声称要做这一缘宗宗主的弟子,也就是那百名核心弟子之内!

此次斗仙大会更是势在必得,虽说其依旧在生字门内,但辈分却是属于七代弟子,要比王墨那八代弟子高上一代。倘若八代弟子被六代弟子收为徒弟,那便与那黎文烁同属一代了!

看着面前对着自己微微拜礼了绝美女子,黎文烁眼中精光一闪,旋即又摇了摇折扇,开口道:“你让我住手我就住手吗?”

“弟子不敢但是您侄儿不礼在先这四位师兄是好心所以!”

端沁话还未说完,便猛然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息涌过:“不礼哼别说不礼了就是把你们都杀了我也是”

“是什么?”

说话间,一股轻柔,却又让人感到莫名的敬仰的气息,缓缓涌出只见一人金袍加身,长相儒雅,气宇不凡,手中拿着一竹制的折扇,缓缓而来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阅读网!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