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pro入口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没偷U盘,是景语嫣栽赃我的。我原本打算找机会还回去,是偷偷拿走了U盘。”

当初要不是料到景语嫣肯定会设计搜身,景语晗才不会把那U盘放进黑凌修的口袋里。

可黑凌修意外得到U盘,物尽其用也就算了,这会儿还将所有的责任推卸到她身上……

这不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反正我已经将这些事情告诉我意大利的朋友,要是敢对我动手的话,她会把这些事情都抖出来……”

还没有帮父母夺回景韩传媒,她不能坐牢也不能死!

“这些事情被公之于众,黑氏多年建立起来的信誉将毁于一旦。黑先生是商人,应该知道信誉对一家企业的重要性!”

她的表情严肃,眸底幽冷,像是变了一个人。

“口才不错!”

黑凌修的长指在沙发的扶手上轻敲了几下,声线里透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他放下了酒杯,起身走至景语晗的跟前,伸出两只挑起了她尖细的下巴,迫使她和他对视上:“说吧,除了不杀外,还想要什么?”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

景语晗很紧张,黑凌修能感受到他的长指触碰到她下巴时,她浑身忽而紧绷。

再者,还有她那双冷凝,却多了丝丝慌张的眼眸……

“不说么?过了这村可就没有这店了。”

比起那总是呆呆萌萌的样子,黑凌修发现她浑身带刺的样子,越发的……有趣!

景语晗愣了一会儿,明白黑凌修是不希望她泄露和卓希凡合作的猫腻,才妥协任由她开条件?

既然黑凌修要她开条件,景语晗便娓娓道来: “不能揭穿我没傻,也不能像今天这样,对我做那么无耻的事情!还有我要报仇,不能限制我的日常活动。”

脑子不好暂时算是她的一层保护色,尤其是应对景洺一家的时候,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所以这保护色景语晗暂时不想丢。

“可以,什么是的日常活动?”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做的某些事情有些心虚,景语晗提及这些的时候黑凌修的脸忽而扭向一侧。

“遛弯、逛街、还有拍套卡赚钱之类的。”

“还有呢?”黑凌修微微颔首,看样子是答应了。

这给景语晗不小的鼓励,胆子也瞬间肥了不少:“名下的房子应该挺多的,先借我一处暂住。等我报完仇,房子就还给。”

以景语晗这段时间对黑凌修的了解,即使黑凌修答应暂时不欺负她,但他还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和他住在一起,犹如与狼共舞。

现在他受她要挟,暂时不敢对她下手。可万一哪天他清除了安全隐患,也就是景语晗寿终正寝的时刻。

可直接搬出去吧,按照江城目前的租房价格,最简单的一室一卫都要上万,景语晗那点存款实在不够支撑两个月,况且那些钱她还要留着打官司。

“说完了?”黑凌修听到她这话,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暂时先这样。”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景语晗暂时想到也只有这么多。

“那好,我也做下回复。”

黑凌修倒是松开了扼住景语晗下巴的手,回到了沙发上坐着。

“前面几点,我暂时可以答应。”

景语晗刚听到这回复,眸底的欣喜还未来得及漾开,又听到黑凌修接着说道:“除了,最后那要求。”

“不借就不借,那我自己找房子住。”

她料到黑心肠不会借她房子住,也没有在这点上存多少希望。

景语晗从地上爬起,揉着还疼着的腿,准备回房间收拾东西打包离开。

在这里住了一阵,她多少有点感情。

忽然要离开,她多少有些惆怅。

不舍得待她极好的刘嫂,也不舍得成天跟着她瞎转悠的小雪,还不舍得……黑凌修。

虽然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段时间的相处,一直给她带来安全感的黑凌修,似乎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让她依赖、让她眷。

景语晗垂头丧气转身准备离开,身后又传来黑凌修的声音。

“我想还没有听懂我的话!”

景语晗回头,见黑凌修依旧坐在沙发上。

奇怪的是,她站着看着坐着的黑凌修,仍旧有那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在她的注视中,黑凌修缓缓说道:“我答应前几点的前提,是必须住在天琴港!”

“为什么?” 景语晗蹙眉。

不让她离开,是不是意味着黑心肠还没有放弃想要弄死她的想法?

“我们是夫妻,夫妻当然要住在一个屋檐下。”

黑凌修面无表情道出他们的夫妻关系,那情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这让景语晗越发确定黑凌修还没放弃要弄死她,才想把她留在眼皮底下。

顷刻间,刚才齐聚心头的不舍惆怅,通通见了鬼,立即反驳道:“我们才不是夫妻!这婚姻根本不能作数,我不会留在这里的!”

“想走可以,景韩传媒归我所有。”

黑凌修睨了她一眼,眉头微挑。

领了证,吃了他家的米,喝光了他家的酸奶,一转眼就想翻脸不认人?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黑凌修是商人,绝不可能任由别人宰割。

“黑先生,疯了么?”

景语晗瞪大双瞳,一脸不可思议!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欠了我几千万,欠条还在我手上。”

黑凌修被骂也不恼,甚至连音调都听不出高低起伏。

这云淡风轻的模样,才叫景语晗抓狂!

“那花瓶不是我打碎的,是小雪!欠钱的,是小雪。”

“就算是狗打碎的,但上面的手印是的。”

“那是强迫的。”

黑凌修又拿起了刚才剩下的小半杯红酒,抿了一口才接着说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知道,这欠条上的手印是的,我就能让景韩传媒归我所有。”

黑氏的律师团,从未败诉过。

这点景语晗回到江城的这段时间,也是略有耳闻,才会如此气急败坏。

“卑鄙无耻!”景语晗被气红了双眼。

但始作俑者却一脸坦然:“彼此彼此。”

又是一杯红酒进肚子后,黑凌修才问道:“离开还是留下,自己选择!”

景语晗死死的盯着黑凌修,脑海里涌现无数种从《名侦探柯南》中学到的杀人方式……

“算狠。”

僵持了五分钟后,景语晗只能转身上楼。

没办法,景韩传媒是父母留给她的唯一念想,也是她目前唯一的软肋。

她无法眼睁睁看着景洺糟蹋景韩传媒,同样也无法看着景韩传媒落进黑凌修的手中。

所以,她只能暂时留下。

至于其他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只是转身上楼的景语晗并不知道,黑凌修的视线仍旧紧盯着她离去的背影。

之前遇事只能靠他保护的傻狍子,转眼间变成了反过来要挟他的小狐狸,这感觉让黑凌修觉得很新奇……

头像

About the author